• 队伍建设
傍晚恋中琐事矛盾引发悲剧 老头杀死同居老伴
发布时间:2017-09-29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艾希

对步入晚年的两个人来说,假如能相互扶持着走下去,本是一大幸事。然而,交往中的诸多琐事,却让双方的矛盾越来越深——

傍晚恋引发的悲剧

王苏燕 吉悄悄

2017年5月的一个早晨,江苏江阴市民王星(化名)突然想起来,本人已经持续三天没有看到母亲康美琴(化名)了,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?

经过多方打听,他来到母亲前几年来往的对象胡建国租住的车库门口。敲了半天门没有人应,门从里面反锁着,从车库窄小的窗户往里面看,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,衣着有点像母亲,再一看,地上还躺着一个老头。王星意识到失事了,赶快拨打了“110”。

警察达到后进入车库,发现躺在地上的胡建国浑身酒气,呼吸还算安稳,应该只是喝醉了,而躺在床上的康美琴则已浑身冰冷,床上还留着大摊深红色的血迹,脖子上有利器割伤的长伤口。

康美琴被害了!

并无交集的前半生

年青时的胡建国在镇里可是个风云人物,人高马大的他相当帅气。更重要的是,当时大家都还在地里找生活的时候,他就是镇里群体企业的副厂长了。人人都对他高看一眼,上门找他办事的人源源不断。

胡建国负责企业的洽购业务,常年出差在外。他主要精神都放在工作上,和自己的子女沟通不是很多,平时家里大小事情都丢给了妻子。偶然不出差的日子,他也不会待在家里,而是在外觥筹交织应酬不断。长年在外奔走,习惯了酒桌上的奉承,让胡建国的性格稍微自负,也越来越贪酒。

而同镇的康美琴人生轨迹则完全不同。年轻时,她嫁给了隔壁镇的一个农夫,生了两个儿子。农闲的时候,康美琴做油炸麻团等早点,摆摊赚钱补助家用。多年摆摊,让康美琴的性格变得泼辣精明,有了个“麻团”的外号。

靠着自己的早餐摊,康美琴千辛万苦把两个儿子拉扯成人,家里建起了三层小楼房,两个儿子也都成家立业。2000年后,江南乡镇经济倏地发展,小镇居民的日子日渐充裕,但赌博却在小镇悄悄风行起来,康美琴也被小姐妹带着,慢慢迷上了赌博。儿子也劝过屡次,无奈康美琴不听,一直强调自己赌的金额不大。儿子见劝不住,也就不论了。

年轻时候的胡建国和康美琴,没有任何交集。在胡建国的眼里,这个街边卖麻团的小摊贩不值得一看,而在康美琴的眼中,这个人人都夸的年轻有为的副厂长,也只是那个跟自己毫无瓜葛的人罢了。

红线牵出黄昏恋

几十年从前了,当年的副厂长早就没了往日的风光,妻子因病去世了,儿女和自己也不甚亲热。好在胡建国老家的房子遇上了拆迁,他手头有了些拆迁款,日子还算过得去。

康美琴的老年生活也算安稳富足,儿子固然没有大长进,好在还蛮孝顺。日子也就这么平平庸淡地过着。丈夫前几年去世了,她就和儿子住在一起。

胡建国年轻在外闯荡过,心思活络,眼界开放,萌发了想找个老来伴的念头。他的堂侄知道胡建国的想法后,也帮着他物色起来。

2012年8月,堂侄将康美琴介绍给胡建国,两个人的红线就这样牵起来了,双方都还满足。胡建国比康美琴大了10岁,身体还算硬朗,经济前提也还好;康美琴也想找个人来做伴,究竟孩子们都有自己的生活。两个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。

然而,这件事在胡建国的家里掀起了轩然大波,胡建国的儿女强烈反对二人在一起。原来儿女们经过探听,乡里乡亲对康美琴这户人家的风评不太好。两个儿子没有正经工作,都在外面混钱赌博,而康美琴也时常混迹于赌场。胡家儿女以为,她比胡建国小了10岁,确定是看上了胡建国身上几十万元的拆迁款了。

胡建国年轻时养成的自负性格又起来了,儿女越是反对,他越是保持,觉得自己看上的人肯定是好的,听不进儿女的意见。就这样,原本不亲近的关系彻底搞僵了,儿女从此和他断绝了关系和往来。

距离渐近矛盾渐生

2012年9月,两人没有领结婚证,康美琴把胡建国带回家,和自己的儿子儿媳见了一面,大家一起吃了顿饭,也就宣告在一起了。然后,康美琴和胡建国一起住在胡建国租来的车库里。住了一段时间,康美琴让胡建国住到她家里去,说她家房间多,空着也是空着,回去住也方便康美琴照顾孙女,还能够省下胡建国租车库的钱。胡建国一想,也批准了。就这样,2013年年初,胡建国搬到了康美琴家里去住。

胡建国来了以后帮着家里做家务,照顾小孩等,大家都相安无事。但是渐渐的,胡建国觉得有些不对劲。康美琴家里买空调装修的钱都是胡建国出,平时买菜等生活开销也都是他掏钱,这也就算了,可是康美琴常常出去打牌,家务活也全都是胡建国来做。

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后,胡建国发现康美琴的儿子真的不学好,一个赌钱、一个吸毒。康美琴平时不断向胡建国要钱,虽然每次500元、1000元,数额不大,但是日积月累,胡建国渐渐不愿意了。

康美琴的儿子和儿媳们,则对胡建国喝酒不耐烦了,一天三顿喝酒,天天都是醉醺醺的,喝了酒就许多话。另外,他们感到胡建国的年纪也大了,每天这么饮酒,万一在家里出个什么事件也说不清,于是由康美琴的儿子王星露面,提出来让胡建国还是搬回去住吧。

胡建国想着白白花了那么多钱,还要被赶走,很是活力。转念一想,走就走吧,留下来的话,这一家还是个无底洞,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,于是在2015年年中搬了出来。

纠缠不清只为钱

胡建国从康美琴家搬出来后,又租了车库作为落脚地,康美琴偶然过来和胡建国一起住。在胡建国看来,康美琴素来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来了就是向他要钱。一次500元、1000元地要,胡建国也就给了,甚至有的时候,她还会让胡建国帮她还赌债。胡建国一直忍着,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,让他彻底绝望了。

康美琴让胡建国把钱拿出去放贷,康美琴说:“1万块钱每个月有1000块的利息。”胡建国开端不赞成,因为他身边只剩下几万元钱了,这是他的养老钱。但康美琴的“枕边风”,加上高额利息的诱惑,还是让他失了理智,在康美琴和王星的见证下,胡建国借了5万元出去。

然而,和大部分的高息借款一样,钱出去了,回来的往往是少数,胡建国的5万元本金也一直未得手。对方在偿还1万元本金后,再也不见了人影。

胡建国就向康美琴埋怨,让对方去讨要,康美琴反过来劝胡建国耐心一点。胡建国身体越来越差,他没有耐心等下去。胡建国去法院起诉,经过法院审理,胡建国才知道,原来对方归还了2万元让康美琴转交,是康美琴自己挪用了。

这个成果彻底惹恼了胡建国,他猜忌这是康美琴套他钱的骗局。他身边仅剩的钱就这样一去不复返,他的心理失衡了。后来,为了便利要钱,胡建国回到康美琴的家中寓居,但是要回来的只有几千元钱。

2017年春节前夕,胡建国身边没什么钱了。他认为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,钱被康美琴套走了,为了和康美琴在一起,与自家儿女都断绝了往来。邻近春节,阖家团圆的日子,自己却寄人篱下,胡建国满腔的恨意,认为自己的悲剧都是康美琴造成的。他要报复!

矛盾爆发酿命案

胡建国最初是想着和康美琴同归于尽。他盘算,在远离江阴的处所和康美琴同归于尽,因为他怕无稽之谈给家里人造成损害。他想到了自己年轻时常常出差途经的地点——山海关。

胡建国决议以旅游的名义带着康美琴一起去山海关。没有路费怎么办?胡建国等了三个月,将自己每个月800元的补贴款存起来,总算存够了路费。胡建国跟康美琴说一起去旅游,康美琴愉快地允许了。她万万没想到,杀心已在同床共枕的胡建国心里形成了。

2017年4月下旬,春暖花开的时节。胡建国和康美琴踏上了去河北秦皇岛、山海关的旅途。在山海关游玩的时候,胡建国想拉着康美琴一起跳海,没有胜利;想拉着康美琴一起从长城的战火台上跳下去,又嫌烽火台不是很高,跳下去不一定会死,也作罢。

玩了一个星期,胡建国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的机会,反而在半路上,胡建国喝多了酒,酒精中毒送去医院,仍是康美琴向儿子王星借钱付了住院费。这件事,让胡建国的心坎起了波涛,想杀康美琴的动机没有那么强烈了。

旅游回来后,两个人的关联好像又近了点。但好景不长,康美琴又向胡建国要在秦皇岛住院的钱,而康美琴的儿子也不让胡建国持续住在他家里了。胡建国想着自己的钱终被康美琴一家榨干了,现在竟然被嫌弃,要赶他走。原本压抑着的恨意,彻底暴发了出来。

胡建国当天就从康美琴家中搬走,回到了自己租住的车库里。同时,一个罪恶的方案在他的心中酝酿成形。他先是将自己以前购置的一把蒙古弯刀放在了床头柜旁边,然后去镇上的医院找了相熟的医生,买了一瓶安眠药。但是怎么样才干把康美琴喊过来呢?胡建国想到之前康美琴向他要住院费,就以还她住院费的名义把她骗过来好了。

之后,胡建国打电话给康美琴,说要还她1500元钱。康美琴果然受骗,准许晚上吃过晚饭会过来。当晚,康美琴一个人过来了,还说到因为当天晚上是孙女过生日,大家一起出去吃饭晚了点。听她这样一说,胡建国内心又失衡了,自己以前给康美琴的孙女好多压岁钱,现在他没钱了,连过诞辰都不喊他了,怨恨又添了一层。

胡建国嘴上没有说什么,让康美琴先休息,来日一早去银行取钱。康美琴未曾疑惑什么,喝下了胡建国给她的水,水里早已兑好了安眠药。康美琴很快陷入了沉睡中,一旁的胡建国则拿起床头柜旁早已藏好的蒙古弯刀,朝着康美琴的脖子挥去,康美琴在梦中走向死亡。看着康美琴渐渐冰凉的身材,胡建国拿出一瓶白酒,就着剩下的安眠药一起喝了下去,匆匆也失去意识。

两天后,产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。2017年5月13日,江阴市公安局对胡建国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立案侦查。5月26日,江阴市检察院对胡建国同意逮捕。9月21日,本案移送上级检察机关无锡市检察院审查起诉。

友情链接:
© 2004-2013 版权所有:佳木斯市机关事业社会保险管理局
地址: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长安路西段劳动保障大厦
黑ICP备06004269号